一树一草

一棵树 Trunk 一棵中空的树,依然郁郁葱葱,不走近树干,根本感觉不到它已经苍老脆弱成这个样子了,不知道它还能坚持多久。。。

顽强的草 Grass on windowsill

春末夏初的时候,某天突然发现窗台上多了这么一个不速之客,我在窗里,没注意到窗外。。。它一天天的长大长大。。。

它是怎么来的?怎么在这样的环境下长起来的?这几个月来,它又是怎么长大的?

一树一草》有2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