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CS计算TOC的方法——Herron论文阅读笔记2


title: "ECS-Herron研究成果-阅读笔记"

继续读Herron的文章。。。

  • Geological applications of geochemical well logging

M. M. Herron and S. L. Herron

Schlumberger-Doll Research , Old Quarry Road, Ridgefield, Connecticut 06877-4108, U.S.A.

Abstract

ECS怎么获取TOC含量的?

首先获取C/O,貌似这是测井的一项看家黑魔法,放射性测井中的一种,利用脉冲中子源测量。《碳氧比能谱测井》一书中有详细介绍.

  • 书名=碳氧比能谱测井
  • 作者=朱达智 栾士文 程宗华 殷国才
  • 页数=185
  • SS号=10104811
  • 出版日期=1984年06月第1版
  • 出版社=石油工业出版社

    获得碳氧比后,通过估算氧含量,得到总碳,这个总碳含量,是有机碳与无机碳的总和,去掉无机碳,剩下的就是有机碳了。那么如何去掉无机碳呢?一个nubility的思路出炉了,根据测量得到的Mg和Ca元素含量,换算白云石与方解石的含量,简而言之,碳酸盐岩矿物中的碳属于无机碳。

    那么,以上问题最终落实为一个最关键的问题:估算氧含量。录井是没办法测量碳氧比的,所以,此路不通,放弃继续了解技术细节。。。

    顺路看到的,什么是high TOC contents?Herron的文章是定义为大于5 wt%,不知道有没有通用性,或者被广泛认可。

    顺路看到的第二个有趣的地方,曾经将岩石模型定义为骨架与充满水的孔隙,如果有机碳含量比较高的话,估算出来的有机碳会高于真实值,原因是干酪根密度较低,导致应用该模型时会误认为孔隙空间较大(因为干酪根含量高,导致整体密度低,密度降低则认为是孔隙发育),而孔隙空间是被认为由水充满的,这样就会导致含氧量被高估,计算出来的TOC也就偏高了。

    顺路看到的第三个:因此,现在将地层岩石模型定义为骨架、充满水的孔隙和干酪根三部分,就是为了解决前面说的问题。看上去更完美了,可是,可是干酪根有多少?体积和质量都是未知的,怎么办? 于是还是采用上面的方面计算TOC,然后粗暴的以1.25这个系数进行体积与质量的转换(质量=1.25×体积?),这算什么事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